幸运飞艇

旅游景點 酒店住宿 游記

書藏二酉or大酉?

瀏覽數:170

發布日期:2019-06-01 ?
核心提示:天數:3 天時間:1 月和誰:一個人玩法:自由行,攝影,人文,窮游,徒步作者去了這些地方: 二酉山辰溪沅陵沅江鳳凰山龍興講寺酉水發表于 2015-09-24 20:14“學富五車,書藏二酉”這個成語很早就耳熟能詳,前半句沒有任何疑問,但是對于“二酉”,從小看的書里就有不同的解釋,有的說指的是書藏在二
天數:3 天 時間:1 月 和誰:一個人
玩法:自由行,攝影,人文,窮游,徒步
作者去了這些地方:
二酉山
辰溪
沅陵
沅江
鳳凰山
龍興講寺
酉水

發表于 2015-09-24 20:14

“學富五車,書藏二酉”這個成語很早就耳熟能詳,前半句沒有任何疑問,但是對于“二酉”,從小看的書里就有不同的解釋,有的說指的是書藏在二酉山,有的又說是書藏在大酉山和小酉山,故合稱二酉。后來了解到大酉山乃是道家的三十六洞天之一,于是傾向于“二酉”乃是兩座山的說法,這次便要去看看這兩座不是名山的名山。

到達辰溪時正是凌晨,霧濃得數米之外就看不清人影,在縣城中心區逡巡,找了幾個酒店,竟然全都客滿,好容易找到一間有人退房的,但還是坐在大堂里等了半小時,才等到他們清理好房間,辦了入住。

放下行囊,略休息了下,就出了門。沿著一條主干道一直走,走到盡頭,看到了早就想來看的一處所在,想到了某本書的第一句話,駐足半晌,黯然神傷?;贗費亟?,順便向路人打探如何到江對岸找那個洞天所在,但令人驚異的是,對于大酉山,當地人竟然十問九不知。難道是我搞錯了?拿出手機來上網查,也查不到更詳細的資料,只能基本斷定位置在江對岸,顧不了這許多,先過了江再說。

過了橫跨沅水的大橋,看到路邊有個派出所,心想路人甲不知道警察叔叔總該知道吧,便直奔了進去。結果苦搜枯腸把所知道的大酉山的所有別名都問了一遍,說到龜山時他才略約知道一點,讓我繼續往前走,穿過辰水后,再向當地村民問問。好歹看到一絲曙光了,我興奮地向警察叔叔說了聲再見,哼著“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走出了派出所。

辰水和沅水在此地交匯,所以還得再過一座橋,過了橋又走了一段路,到了村里向村民問訊,一問之下又傻眼了:村民竟然也不知道!有一個還以為我是來探礦的,告知我有礦的山是另外一座,而不是這座。問了五六個人,都是問道于盲,我失望了,決定放棄。在往回走的路上,心中一動,決定祭起最后一件法寶,打電話給當地旅游局,如果他們也不知道,那就承認我的失敗。

 

 

天可憐見,這次終于問到了切實信息:沿著剛才的路繼續往前,過了村子就是大酉山。問起大酉山的風物,旅游局的人吞吞吐吐竟有些羞赧地說那里還未開發好,沒什么好看的,以后來會更好云云,那也正好,我又不是去逛公園,不需要配套設施。

再次掉頭,走了很久,穿過了村子和村民的目光,終于看到路邊一個不起眼的道觀,上書“大酉觀”,松了一口氣,確實沒走錯。觀里很冷清,沒有香客,只有角落里坐著一個上了年紀的道姑。橫匾左八卦右太極,上書“尊無二上”,倒是比較少見??吹轎易ぷ?,道姑以為我看不懂,走過來給我解釋,我便和她聊了起來。老人家的方言不太好懂,我大概只能聽懂一半,她向我確認了這里是道家的第二十六洞天,還說解放前大酉觀總領這附近的道教,半片山都是屬于本觀的,后來被政府收的收分的分,現在只剩下了這一個小小的角落。香火也早已冷落,只有每逢大的節日才會有教眾到這里聚一聚??醋琶趴詰鋇卣⒌哪強橐丫榱訓貌懷裳擁?ldquo;重點文物?;さノ?rdquo;石碑,以及觀里新塑的但明顯做工粗鄙的三清玉帝等塑像,只能慨嘆滄海桑田了。許是看我還能胡扯點道學,抑或是很久沒有人陪她說話,道姑拉住我說個不停,還搬出個小板凳,硬要讓我坐下陪她聊。她說她慕道很久,學道也有八九年了,五年前還到江西龍虎山正式受了箓,問她因何慕道,她沒回答,只是絮絮叨叨講大酉觀以前的高道,修煉成鬼仙,如何顯神通云云。道家仙分五等,鬼仙是最低一等,我知道她追求的是什么了,話又說回來,誰信仰宗教不是圖個解脫呢?當然,CP這種是例外……令我意外的是,她也知道“書藏二酉”的典故,但說起二酉,她卻鄙夷地說,二酉根本不是指的此處(大酉山)和沅陵的小酉山,而是指的大酉山上的大酉洞和小酉洞,但問起洞具體在何處,她卻又瞠目結舌,然后說早被湮沒找不到了。聊了半晌,她還意猶未盡,但我怕時間不夠,問明了上山的路,便作揖告別了。

 

 

再繼續往前走到江邊,遠遠看見峭壁上掩映著一座寺廟,就是傳說中張果老煉丹和闖王李自成兵敗后最后隱居的丹山寺了(不幾日后又去了另外一處據專家考證是李自成最后隱居的地方,真是疑冢重重?。?。穿過農家小徑和山路來到面前,看到的卻是破敗的屋檐及緊閉的山門,門口的石獸更是毀得都看不出來是什么了。也算是一世梟雄的李自成最后落得個荒山僻寺的結局,真是“興,化作土,亡,化作土”了。

 

 

從丹山寺旁的小路可以直接上山,山比我想象中矮得多,不費吹灰之力就到了頂,沒有見到傳說中張果老的煉丹池和李闖王的墓,倒是見到幾個深達數米的洞,像是盜洞,莫非真有摸金校尉來這里挖闖王墓?而所謂的大酉洞小酉洞自然也是欠奉的,只有在下山時看到小路邊有個淺淺的山洞,里面有人殘留的衣物食品余燼藥瓶等,不知是哪位哥們兒逃命避難時暫居過。

這樣一座低矮而無奇的山,竟然是中華文明的存續所和道家的洞天所在,實在令人有些氣短,那二酉中的另一酉又是什么樣呢?懷著這份好奇,第二天就延沅江而上,去往沅陵。

沅陵的旅游氛圍比起辰溪來好多了,向賓館里的前臺美女詢問小酉山(二酉山),她立刻熟稔地告知我所在,而且熱情地介紹本地還有另外兩個可以一觀的去處。

時已下午,去不了二酉山了,就先去江對岸的鳳凰山看看。一座沒什么游人的小山,靜謐,落葉滿地,山頂就是當年西安事變后曾囚禁過張學良的鳳凰寺,有一半的寺院都變成了少帥紀念館,展示著他當年居過的屋、睡過的床、用過的桌椅,寺旁有一片空地碑示是他彼時打網球的網球場,甚至山腳下江邊還有一條小路特別標明是他當年經常散步的小徑,和那些陳列的文字照片一起相得益彰地配合著對他的吹捧。其實,若不是對Party有恩,一句不抵抗就把東三省拱手送給侵略者,國家危亡之際還冒天下之大不韙挾君的逆將,至于有那么高的地位嗎?在寺廟旁邊有個防空洞,里面壁上有張親手刻的“血仇”二字,資料里說這是他心憂國事、痛恨日軍而寫,推想當時情境,此二字是針對日軍還是針對蔣中正倒也難說。

 

 

從鳳凰山下來,還有點時間,又去了沅陵縣城里的龍興講寺,那是唐太宗李世民敕建的專門用于傳授佛學的學院,距今已經1300多年。講寺實際分了兩段,前半段同普通寺廟,有觀音殿、彌陀殿、大雄寶殿等,其中大雄寶殿牌匾上方還有一匾,上書“眼前佛國”,是明朝的禮部尚書、著名書法家董其昌所題。傳說當年董尚書路過沅陵時患了眼疾,被龍興講寺的高僧施治痊愈后,心有所感,故題了此語含雙關的匾額。而大雄寶殿的整體結構,據說用碳14測定過,真的是唐朝留存下來的,屹立千年而不倒的木架,比起現在的諸多豆腐渣工程,簡直是天上有地上無的奇跡了。后半段則是因王陽明在此講學后而得名的虎溪書院,但此時已經人去樓空,枝蔓滿墻,不聞書聲,只有正中放置著一具在沅陵出土的元代男尸,幽暗的燈光映照著浸泡在福爾馬林中的那具古尸,使人心里平添一分寒意,如果王老先生尚在,他來格一格,不知能致出什么學問來?^0^

 

 

第二天一早,搭車去了烏宿村,在路邊小店吃早點時,店家知道我要去二酉山,好心地告訴我,去二酉山必須得過酉水,但通往二酉山正門的渡口那里搭船的話會很貴,而且很晚才開船,我來得太早了,不如穿過村子,繞到后山,那里有個渡口,是專門接送當地村民往來二酉山和烏宿之間的,價格便宜,隨時開船。

謝過店家后,我一路問著過去找到那個渡口,擺渡的是一位老大爺,詢問之下有個意外驚喜,他說坐他的船的話不用買門票就可以直接從后山上二酉山。酉水不寬,五分鐘就擺渡過去了,照老大爺的指示往山上走,見到路邊其實有個收費點,只是估計長期沒有游客從此過,便荒廢了。

 

 

同辰溪一樣,這里也是霧天,走在山路上,滿目茫茫,朦朧中恍如仙境,腳步異常輕松,心情也異常暢快。行不多時,過了有三百多級臺階才到的“書天門”和傳說黃帝藏書的“萬卷巖”,來到一個洞口,名曰“二酉洞”,碑文言之鑿鑿地說此地就是“書藏二酉”典故的出處,還有湖南省政府豎的“文物?;さノ?二酉藏書洞”石碑,洞里有當年始皇帝焚書坑儒時冒死把典籍偷運藏諸二酉的伏勝的雕像。二酉洞上方的二酉堂里,有清代時湖南督學使手書的“古藏書處”碑。我迷糊了,這個典故竟然和大酉山半點關系沒有?

再往前走到了一個巖洞,看到碑文上面說此地是道家的第二十六洞天華妙天,并且把善卷、張果老等的故事都加到它身上,和大酉山的傳說一樣。這更離譜了,連洞天都挪到這里來,到底哪個才是真的呢?

二酉山的很多景觀都緊緊和書與學問掛鉤,剛才見到的“書天門”和“萬卷巖”自不必說,還有一條細流叫“聰明泉”,說是飲此泉者,言談如泉涌,惹得口拙舌笨的我也忍不住喝了一口,不知明天會不會舌燦蓮花?半山腰有一個村子叫“二酉寨”,只有23戶人家,但是恪守“養兒不讀書,不如養條豬”的祖訓,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就培養出24名大中專生。

 

 

過了“二酉寨”,有一條999級臺階的“朝圣大道”,濃霧籠罩之下,仰之彌高,完全看不見盡頭,只有氤氳,仿佛連接的真的是天宮仙境。邁步上去,除了空谷跫音外,只聽得到自己的喘息聲,面對不知道結果的登攀,竟然真的有了種朝圣的虔誠心情。走了一半回頭看,卻顧所來徑,茫茫不知處,智者說“從來處來,到去處去”,可是,來處是哪兒,去處又是哪兒?八萬四千塵勞,何處是盡頭?我欲乘風歸去,不懼瓊樓玉宇,只愿如微塵般飄搖,一如這徜徉山間的濃霧。

 

 

登完臺階,就到了山頂,時近正午,霧氣也沒有那么重了??吹揭桓鍪?,是北宋時興建的“善卷堂”遺址,除了那塊殘缺的“二酉名山”碑外,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出這里曾有過建筑,和以前去過的常州淹城遺址、鄭州商城遺址有得一拼。

二酉山頂是座“仰止亭”,紀念傳說隱居在此的堯師善卷(在辰溪時聽傳說善卷隱居在辰溪大酉山,在常德時聽傳說善卷隱居在常德德山,在名人的光芒下,實在太多傳說了,不過好歹人家也是神仙級人物,多分幾個身,各地都去隱居一下也無不可),取的是他德被天下,高山仰止之意。善卷向來是被作為大德的代表,歷朝歷代廣被稱頌,也難怪,一個給他帝位都不肯要的人,皇帝們自然最喜歡了,天下人如果都像他一樣該多好,朕也不必再怕會有各種政變各種造反,所以,千方百計加以鼓吹是自然的事。

在下山的路上有一段狹窄險峻的小道,叫殺人沖,又是個遺址,古戰場遺址,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兵敗時率軍入川,在此地被狙殺,想不到這樣一座滿載文與德的山也有那樣一抹血紅。

 

 

兩座酉山都去了,但心中困惑不減反增,二酉指的到底是一座山還是兩座山?洞天到底是哪座?真相究竟是什么?回來查資料,看到一則半年前的舊聞,說是大酉山發現了傳說已久的藏書洞,和縣志記載的如何相符云云,又看到了大酉山的旅游招商公告,我恍然明白了:其實兩地就是為了爭個名頭,促進旅游業發展而已,至于真相是什么,Who care?沒有真相。我也理解了辰溪旅游局那人,他肯定了解兩地的名頭之爭,而且到過二酉山,看過二酉山的旅游建設,所以自覺羞慚。兩山將來會怎樣?握手言和還是爭纏不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把這個話題炒起來,兩地的旅游業一定能夠大發展?;八檔鋇羋糜尉質遣皇歉們胛胰プ齦卟?,哈哈!

 

 

 

其他圖片,一并放于下面

辰溪

 

 

 

 

 

 

 

 

 

 

 

 

 

 

 

 

 

 

 

 

 

 

 

 

 

 

 

 

 

沅陵

 

 

 

 

 

 

 

 

 

 

 

 

 

 

 

 

 

 

 

 

 

 

 

 

 

 

 

 

 

 

 

 

 

 

 

 

 

 

 

 

 

 

 

 

 

 
?
  • 知懷化官方公眾號關注后天天有料

  • 知懷化微信小程序旅游,美食,特產,快捷、方便、貼心

0相關評論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