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

旅游景點 酒店住宿 游記

癸巳年湘渝黔秋游追憶(四) 沅陵:盛名之下的辰州三塔和鳳凰山

瀏覽數:128

發布日期:2019-06-01 ?
核心提示:和誰:和朋友玩法:自由行作者去了這些地方: 沅陵龍興講寺酉水鳳凰山發表于 2015-02-25 13:49沅陵,別名辰州,曾是湘西治所,如今卻淪落為一個縣,而且被踢出湘西,轉屬懷化,其中的緣由,想來也畢是耐人尋味的。船過龍吟塔所在的河漲洲,沅陵也已不遠從我們登上的碼頭??聰爻?,眼睛必須向上望,街鎮高
和誰:和朋友
玩法:自由行
作者去了這些地方:
沅陵
龍興講寺
酉水
鳳凰山

發表于 2015-02-25 13:49

沅陵,別名辰州,曾是湘西治所,如今卻淪落為一個縣,而且被踢出湘西,轉屬懷化,其中的緣由,想來也畢是耐人尋味的。

 

 

船過龍吟塔所在的河漲洲,沅陵也已不遠

 

從我們登上的碼頭??聰爻?,眼睛必須向上望,街鎮高高的似乎在半空中。橫跨沅水的大橋,也像天上掉下的彩虹,兩頭落在山的腰間,就像站在黃浦江邊看南浦大橋,那一種氣勢就頗攝人心。更兼我們到達的時候,又是欲雨未雨的陰霾天,天空黑沉沉地壓著街市,那種震懾力就更強,真是覺得城貼著天,天蓋著城,堪稱天街了。

從碼頭向上,走一段街道,街呈30度斜坡,兩邊多有住宿,以家庭旅館居多。我們要去汽車站,搞清明天去吉首的車,也就沒有停留,徑直上到辰州東街,再右轉踏上迎賓北路。

有意思的是,沅陵去吉首的班車也很密集,決不少于去懷化的,也許從一個側面說明沅陵人心里的歸屬感。

離汽車站不遠的建設東街有龍城賓館,老實穩重地盤踞著1號這個最佳位置,斜睨著對面花枝招展的沅陵賓館,讓我們青睞。但它確實太老,樓道的地毯散發出多時未清洗濃濃的霉變味,房間也是這間下水道不通,那間缺了窗簾,我們連換到第三間才勉強住下。好在采光不錯,畢竟臨著街面,六樓的高度噪音也不大。

龍興講寺是沅陵的國保單位,距今已有一千多年歷史,相傳是唐太宗李世民下令修建,是迄今為止最古老的佛學堂。坐著2路車來到龍興講寺,剛剛下過雨,寺前廣場上還有一灘一灘的積水。我們像踩著梅花樁一樣跳躍著來到寺門前,看到門票要50元,老唐趕忙拉住我,示意不要進去了,說:“要不你自己去?”見他如此,我一時納悶,但第一次出來,也不好太駁面子,只好跟著他走到江邊。

 

 

古老的龍興講寺出過名垂青史的僧人么?

 

 

講寺旁的老屋,一定也藏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老故事

 

雨后的沅水是溫婉和順的,對岸的山巒已凝聚起了一層薄霧,彌散在深深淺淺的峽谷間。風中有水的滋潤,深呼吸幾口,五臟六腑洗滌得干干凈凈,精神為之一爽。有采砂船正在江中作業,傳來轟轟隆隆的響聲。從江邊的漁船上來一個男子,手拎一條鯉魚,我們上去詢問,他隨口說了一句,我們沒有聽懂。正想再問,那男子見我們也不是個買魚的主,再不說話,晃晃悠悠地向下游過去了。

 

 

手里拎的是魚,心中懷的是希望

 

站在江堤上望,一里許外兩江并流,純碧的酉水歡快地撲進沅水的懷抱,我望著那里白亮亮的水面,遙想著這次可能去不了的鳳灘、王村、保靖、里耶,它們和沅陵比,哪個更好玩呢?

下游江邊,有幾個碼頭,泊著不少機船,去往許多我們不知名的地方。真想跳上一條,隨它去往哪里,到那兒去漂泊流浪。

剛解放時,湘西匪患嚴重,政府進行了一年多的剿匪,共剿滅土匪10萬余,1000多名解放軍和工作隊員犧牲,梧桐山上就建有湘西剿匪紀念塔。我們從濱江大道上去,過勝利門,就看見高高的紀念塔矗立在正前方。塔身塑有解放軍戰士的形象,濃眉劍目,手持沖鋒槍,威武雄壯。雖然看過多部關于剿匪的小說、電視劇,多少了解一些當時的情況,但看了旁邊的剿匪介紹,我仍然被深深震撼:一個政權的建立,得作出多大的犧牲!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

 

從后門出去,可以上辰州中街。老唐說就走正面的小巷,我卻有些疑惑,怕巷斷不通,堅持從旁邊的街道迂回,兩人爭執不下,竟分道揚鑣各走各的。我突然擔心,真要是相互找不到該怎么辦!好在老唐有心,打來電話,于是在中街會合,去下一個目的地——宗教一條街。

網上說,宗教一條街在沅陵一中的后門,問一中的門房,他卻鏗鏘有力地回答:“我們一中沒有后門!”有些無奈,搞不清他是誤解了我們問話的本意,還是真的他也不知道,只好沿文化路,一步一步地再次下到濱江大道。

 

 

濱江大道上見到的漂亮小姑娘,活潑可愛,卻是和奶奶在一起

 

其實所謂宗教一條街,就是緊挨著文化路的一條小巷,離剿匪紀念園也不遠,我們只是在參觀紀念塔后繼續往上走,結果繞了個大圈。小巷入口就見到一幢四四方方的四層大樓,青磚青壁,有著多種不同形狀的窗戶,只是被火燒得只剩下墻壁和屋頂鐵架,不知道是個什么所在,覺得十分可惜。

往上走,就是由厚厚的青石磚圍起來的天主堂,兩扇斑駁的紅色鐵門緊緊地關閉著,我無法看到里面的一切。天主教自清光緒27年傳入沅陵后,幾經起伏,目前幾無活動,舊址內只住著一位八十多歲的虔誠教徒,守著這座老房子,過著她的剩余日子。

 

 

輝煌早已過去,留下的只是滄桑

 

再上面的清真寺似乎更為簡陋更為破舊,也是兩扇木門緊閉,門楣上釘了一塊鐵皮牌子,上面寫著“伍家坪100”。是否這巷子就叫伍家坪巷呢,我沒有求證這種猜測。

 

 

誰能看得透她的前世今生

 

轉過一個彎,看到基督教永生堂高聳的屋頂,還有它的富有特色的窗戶,不過我的注意力都被那棟漂亮的海牧師樓吸引住了。雖然老舊,雖然已顯殘破,但海牧師樓青磚勾縫,歷經風雨而無半點殘缺。大門上方嵌有中式的檐頂,二樓房檐下有精美的木構裝飾,整個樓房頂上又加蓋一個小屋頂,翹起俏皮的四角。向上望去,襯著低壓的烏云,有一種悲壯凄涼的美。那里應該住著多戶人家,木制樓道被雜物堵塞,墻邊壘著許多廢舊木料,電線拉得亂七八糟,瓜的藤蔓正爬向墻壁,門窗已有毀損。這些建筑,在抗戰時期都是湖南臨時省會的辦公地,很有歷史價值,應該得到有效的?;?。

 

 

雖然已經落魄,但錚錚鐵骨還在

 

據說巷內還有道教的靈官廟,但我沒有見到,我看到了宗教陳列館同樣老舊的房屋,同樣關著門不能進入。雖然遺憾,可我的思緒仍被這條神奇的巷子獨占了,這條不過四五百米的小巷,竟能安然雜處著這五味不同的宗教流派,你可以說你的,我也能做我的,安定共處,互不干擾。我敬佩這樣的境界,看到這種場面,應該能給我們有所啟示。

 

 

誰的肚量也比不上這棟小樓的包容

 

還在龍興講寺外廣場上,一個同樣是自由行的游客問我們:“都說辰州有三塔,怎么只見到兩塔?”我們說:“我們也才只見到河漲洲上的龍吟塔呢。”及至沿迎賓北路向南、踏上沅水大橋,才看到南岸右側香爐山上的鳳鳴塔,山上的綠樹濃蔭簇擁著七級的白塔,視覺上漂亮極了。直到我們離開沅陵,也沒有看到第三座鹿鳴塔,不知道她藏在哪個神秘角落。

 

 

鳳鳴塔安在,建塔人不再,世事變遷

 

和香爐山一左一右拱衛著沅陵大橋的鳳凰山,它的出名,緣于曾囚禁過一代名將張學良。大門內的景區簡介上這樣寫:“西安事變”后,愛國名將張學良于1938年3月至1939年12月在此幽禁。有趣的是,這個一百多字的簡介竟一逗到底,我真懷疑它是否是由一個小學生所擬。

 

 

千萬不要小看低矮的鳳凰山,可是見過大世面的

 

鳳凰山門票20元。我問“有沒有優惠?”工作人員回答:“優惠沒有。”老唐見此腳步又有些遲疑。也許見到我們的猶豫,他說:“要不你們兩人買一張票好了。”我趕忙掏錢買票,拉了老唐往里走。

不過景區雖然古樹參天,修篁遍地,但確實很是冷僻,一路進去,我們也沒有遇到幾個游客。一輛卡車從后面趕過前去,車里裝著許多食物,車上有三男一女,其中兩位是僧人。一條碎石路邊倚有宣傳版面,說的是湘西儺文化辰州巫儺大法師第九代傳人的事,覺得好奇,我站下看起來。路旁五六間平房,一個六十出頭的男人見我們有興趣,說:“你們進來看看吧。”看到巫儺,想到湘西的神秘,我們搖搖頭走了。

 

 

巫儺大法師,也是一位平凡的普通人

 

鳳凰寺邊門旁,剛才的三男一女正將車上的飲料方便面及其它小吃,搬進寺廟內。原來寺內也有小賣部,商品經濟無處不在,連出家人也不能幸免,我很有些腹誹。寺本不大,但看起來倒很精巧,紅墻綠瓦,樓閣連廊,旁一塊石碑注明此是張學良將軍在抗戰幽禁處。我有點驚奇,一個隨心所欲慣了的人物在這個彈丸之地如何使得,到了望江亭才豁然明理。

 

 

這個小小的拱門,進出過一代梟雄

 

望江亭在沅水邊,高高在上地俯視著這一襟綠水和滿城煙樹。沅水在這里甩出一個漂漂亮亮的彎,能看到下游河漲洲上龍吟塔的朦朧身影,而左手邊上游,是寬如筆桿的大橋和清朗的鳳鳴塔,以及更遠處沅酉二水相交處的湯湯水勢。對面的沅陵城似乎遠遠地遮在一層薄薄的霧靄中,讓人看起來不甚清晰,拔地的高樓和喧囂的街市倒像孩子手中的積木,小而逼真。望江樓上有一首張學良的題詩:萬里碧空孤影遠,故人行程路漫漫,少年漸漸鬢發老,惟有春風今日還。身處此景,讀著,我突然有點八卦:這哪里是幽禁,這不是療休養么!

 

 

遙望迷蒙的滿城煙樹,心地會豁然開朗

 

回到賓館,大堂小姑娘聽說我們在外游玩的不順,笑著說:“早知你們這樣,我陪你們去好了。”老唐說:“你真要陪,我們也不敢啊。”于是就笑著上樓了。

 

 
?
  • 知懷化官方公眾號關注后天天有料

  • 知懷化微信小程序旅游,美食,特產,快捷、方便、貼心

0相關評論
{ganrao}